全本小说网-飞速中文网-非主流中文网-风雨小说网 > 游戏·竞技 > 穿呀!主神 > 第264章 罪臣之女11
听书 - 穿呀!主神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264章 罪臣之女11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    居然叫她回去救锦衣卫,当然能救出徐勉更好。

    你娘的,刚逃出虎口,就让她再回去。有本事你自己去呀

    当然,身主没这本事,只会上吊。

    希宁原本想置之不理,但想了想后,猛地掀开车门帘,大声喊:“停车”

    车停下后,其他车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希宁拿起包裹就跳下了车,来到大夫人车前,将包裹给了大夫人:“母亲,这个你帮我保存好,我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”大夫人愣住了:“馨儿,你回去干什么”

    另一边老夫人的门帘也拉开了,希宁转身走了过去:“祖母,我们不能这样走。刚才那些刺客中有弓弩”

    弓弩老夫人虽然是商女出身,但年岁也大了,多少知道点,不禁瞪大了眼睛:“你的意思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们并未追赶我们,证明他们要刺杀的是锦衣卫。”希宁分析了起来,这也是她非要回去的原因:“我猜测应该是安王余党,为安王复仇。如果我们就这样跑了,我们是安王同党的罪名不就是铁板钉钉了吗所以我要回去,尽量救回一个锦衣卫送去京城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下了车,听到后就流泪了:“别去,要去就让顾全去。”

    顾全是管家的侄儿,一听到要跑回去救锦衣卫,虽然脸上为难,但还是硬着头皮:“奴才愿意回去。”鬼才愿意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行”希宁斩钉截铁地说:“此去要么救出锦衣卫,要么就死在那里。如果有顾家的人一起死,原比顾家家丁死说服力强。”

    顾家没有只顾自己逃跑,顾家大小姐跑了又跑回去救人。结果死在刺杀中,顾家自然立即和安王余孽刺杀锦衣卫撇开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不回去,就不是不打自招的和安王有关系,那就不是夷三族,而是株连九族了所以想通了,就知道这次非要回去不可,死了也只有死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”大少爷下了车,拉着希宁的衣袖,虽然是男儿郎,也含泪而泣:“要去也是我去。”

    希宁和蔼地笑着,摸了摸大少爷的头:“你还小,是家中长子嫡孙,顾家将来要靠你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上前来:“馨儿,此事由我去”

    希宁摇了摇头,嘴角挂着淡淡笑意:“祖母已年长,弟妹们都需要母亲,女儿不才,这等小事还是由女儿来做吧。”

    一大家子,还有关在天牢里的顾大老爷。大夫人也只有忍痛

    希宁对着大家说:“宫里应该知道我们会回京城,这个时候已经不能跑了。路上恐有其他埋伏,祖母和父母各带一队,分别绕路回京城。均二匹马出来,让顾全和另一人去北北镇抚司报信讨救兵,并告知详情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咬着唇,但眼泪依旧不停滚落:“知道了,我们会去京城投案。可馨儿,你”话已滞,只有泪。

    “此去生死未卜,如不能全身而退,祖母和母亲回京城也不知皇上会如何判罚。”希宁跪下,对着磕头:“养育之恩无以回报,馨儿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一把扶起了她,老泪纵横:“乖孙女,真是难为你了。如顾家能重整旗鼓,你能回来,你就是顾家最大恩人。如不能回来,你的牌位放在祠堂,永受顾家香火。”

    希宁这老太太还真是的,虽然未出嫁女儿夭亡,不能入祖坟,能给予这样的说法,真是天大的恩典。身主可能吃这一套,可她不是身主,死了再做这些有用吗

    芙蓉虽然吓得双腿颤抖,但依旧抹着眼泪:“奴婢跟着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人越少,车跑得越快。”希宁立即吩咐将看上去最结实,马最强的车上东西全扔下来,又要了棉被,就跳上车,驾着马车回头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”芙蓉哭得是左右手齐开弓的抹泪:“您什么时候会驾马车了”

    所有人均是一脸悲伤,但听到这话侧头看了看芙蓉。是呀,顾大小姐什么时候会驾驶马车了

    “驾”希宁呵斥着,拿着马鞭,抽打着马背,小路颠簸,但此时她已经顾不上颠得屁股疼,要用最快速度回去。已经过去约莫一炷香时间,徐勉你可得撑住,救你一个,比救出其他锦衣卫都要有效。

    如果锦衣卫全死了,能救一个是一个,哪怕是衙役也好。留个活口做证明,顾家不是同谋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,吹来的风中血腥味越是浓重。

    遥遥看到还有人正在打斗,黑色着装的二个,身穿蓝黑色衙役服的有二个。四个人正被十几个人团团包围,死战着。而四周横七竖八的,全是尸体。

    太好了,到底是锦衣卫,碰到如此强大的刺客,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还能撑到现在,战斗力可以的。

    一个刺客一刀横劈过去,衙役被劈中脖颈处,刀再一抹,“噗”衙役飙出的血扬起漫天血雾,转了个圈倒在地上。死都死出了浪漫和诗意,又不给你加鸡腿的。

    又挂了一个,抓紧时间

    希宁直接驾车就冲了过去,靠近时,颠簸得更厉害了,她都不敢去想,垫在车轮下,引起剧烈颠簸的是啥。

    冷不丁杀来一辆马车,让杀手们措手不及,硬是被闯出了一条血路来。

    希宁拉紧缰绳,用足力气逼停了马。马撅起前蹄,发出嘶鸣,让拿着刀要砍来的刺客不得不避让开。

    “上车”希宁喊着。

    “啊”仅剩下一个衙役惨叫倒地,被砍死,也挂了。

    徐勉和仅剩的锦衣卫跳上了车,徐勉进入车内,而锦衣卫抢过她手里的缰绳,就狠狠地抽打起马来。

    就听到外面有人下令:“放箭”

    希宁连滚带爬地逃进车内,看到徐勉歪斜地靠在车壁上。

    “别靠着”她赶紧将棉被摊开,可徐勉还靠着,已经闭上了眼睛。此时发现他胸口处的披风被劈开,里面湿漉漉的一大片。

    尼玛的,好不容易救出来,千万别死了这里就数你最值钱。

    她硬是将徐勉拉起来,用棉被将两个人盖上。

    徐勉歪斜地靠在她身上,好似醒了过来,抬起头,无力地看了她一眼,就头一歪,晕过去。脸直接就贴在了她脖颈处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就听到车外箭镞破风之声,还有箭射穿车壁,直接射入车厢内。车不敢停,在鞭子下,拉车的马奋力奔跑着。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X
Top